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海一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儿子PK雪景(一)  

2008-01-19 00:09:38|  分类: 自言自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当了快二十年的小学语文教师,唯一值得颀慰的是儿子的作文马马虎虎还算可以。下了几场大雪,不让儿子留下点文字,怎么也说不过去。不过答应过儿子,质检考试后,让他轻松几天,不布置额外作业,要出尔反尔恐怕有失民心。看来不下点功夫,很难“忽悠”。狠狠心,和儿子来场PK,两小时之内,与儿子就雪为题,完成一篇文章,先完成者为胜。总算让儿子上了我的套。偷着乐后,我马上开始叫苦,怎么给自己出了这道难题。话已出唇,没有反悔的道理,硬着头皮,只好也拼凑些文字。写完后,娘儿俩一看,嘿!还真有点默契。

儿子篇

《雪景·雪情》

“2008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来得更早一些……”唱着自编的歌,我迈出家门,开始了崭新一天的生活。与以往不同,今天我没骑自行车——昨晚下了一场大雪。

雪,似夜的精灵一般,在人们忙着与周公下棋、品茶时,悄然而至。并没有打扰任何人,也没被任何人打扰——这个宁静而不平静的冬夜。

我走下楼来,一片白茫茫的“雪原”映入眼帘,那种白,不是墙壁粉刷般的白,也不是米饭般的白,那是一种晶莹剔透、不被世俗所污染、极洁极净的白。我真不忍心去破坏眼前的美景,却又无可奈何。我小心翼翼踩在雪地上,尽量走得直些,好让这幅完美的画卷缺陷少一点。

早自习的阅读还没进行多久,就听一个同学叫道:“又下雪了!”我朝窗外望去,果然,雪,这个顽皮的小精灵,再次在空中飞舞,很快,我们的眼球全被吸引了过去。雪,是有灵性的,这会儿跳得更欢了。整个教室安静下来了,同学们都尽情颀赏着它的舞姿。“现在开始上课。”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讲台上。哎!关键时刻,怎能上课!

“叮铃铃!”盼星星,盼月亮,终于听到了这悦耳的下课铃声。老师“下课”的话音还没落,我们已冲进了雪地。满地洁白如玉的雪成了我们心爱的玩具。同学们在雪地上跑啊、跳啊、追啊、闹啊,感觉怎么也疯不够。“新年才伊始,大雪降人世。妆点江山新,孩童戏耍时。”本想模仿古人作个“千古名句”,搜肠刮肚地想了半天,也只找出了这几句不伦不类的“诗”。“陈卓,快帮我!”我抬头一看,嗬,咱们班长正被几个女生“围攻”呢!这可了不得,班长乃一介书生,焉能受此“重击”?此时不援手,更待何时?我毫不犹豫抓起一把雪,朝那些女生冲去。结果可想而知:我俩因寡不敌众而战败,和班长都变成了“雪人”。那些女生还算有点同情之心,主动帮我们拍掉身上的雪后,我们一起嘻嘻哈哈地上楼。“叮铃铃”上课了,喧闹的雪地顿时变得格外寂静,只留下一串串脚印,一个个雪人和加荡在空中的笑声。也许,世上最珍贵的友情尽在其中吧。

放学后,刚走到校门口,我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“妈妈!”原来,妈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回家,站在雪中等我一起回家。妈妈牵着我的手,小心翼翼地踏冰雪而行。我一边向妈妈汇报明天考试的准备情况,一边讲着课堂上的趣事。“小心,老妈!”好险,妈妈只顾帮我挡雪,差点踩进一个小积水坑。“儿子长大了!”妈妈笑着说,我也笑了笑,和妈妈共同享受着这温馨一刻。

回到小区,我惊奇地发现:厚厚的积雪被铲开了,积雪中,几条通往每个楼道口及地下室的小道格外醒目。“陈卓,猜,是谁干的?”妈妈问我。根本不用我猜,小区里“地球人”都知道,这一定是小区内的老模范——熊大爹做的。熊大爹是一位乐于助人的退伍军人。平时小区里谁有困难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。他也十分愿意帮助别人,总是为了别人的事忙得不亦乐乎。因此他非常受人尊敬,我们称他为小区里公共的“爷爷”。由于有了熊大爹的热心肠,我们小区并不是“各人自扫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。”而是“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”。这就是看似平俗实不平凡的邻里情。

回到家,我不禁感叹:这寻常的雪景,映证了多么不寻常的雪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