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沧海一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腌鱼  

2008-01-08 21:57:31|  分类: 家长里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家乡有一习俗:每年冬至后,家家户户都要腌渍一些鱼肉备春节期间待客或来年用。特别是鱼,因与“余”同音,且家乡盛产,所以是必不可少的。再困难的家庭也得腌上一些,不同的是鱼的种类与大小而已。

记忆中,每年腊月中旬,一向节俭的母亲,总会在街上买来最大最好的鱼,腌好后晒在屋檐底下。这时可算是我们最难受的日子:红里透黄的鱼在阳光下渗着亮晶晶的油、老远就闻到散发出的诱人香味,看得我们心痒痒的,恨不得立马用刀割下一块,先尝为快。此时的母亲,只是把腌鱼后剩下的鱼头、鱼下水变着花样替我们解馋。我们知道,没有客人来,这些鱼就是件展品,是不会动的。

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八九年参加工作。

那时工作的学校有一口鱼池,里面喂养了一些鱼,平时也没人去精心管它,不管好不好,老师们每到冬天都会放干水后捕鱼、分鱼。

那天,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,雀跃之情自然难以言表。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奋战,我浑身又是泥、又是水地提着大小不一、各式各样的鱼,兴冲冲地回到家。母亲先是一愣,然后高兴得如同孩童一般,眼里雾蒙蒙的,不停地说:“好,好,我们家也有人分鱼了……”随后,她从那些鱼中挑了最大的、最入眼的送给左邻右舍,每到一家,她都忘不了说上一句:“这是我们家老大(母亲喜欢用家里的排行来称呼我们姐弟)学校分的鱼,不太好,大家都尝尝。”

能分到鱼,当时在我们小镇是一件非常令人羡慕的事:因为有单位的人才有资格分鱼。鱼分得怎样无所谓,关键在于这个家庭里有人是“公家的人”,这个家庭是个成功的家庭,是个了不起的家庭。

那一年,母亲破天荒地没去买鱼来腌,仅仅将我分的那些鱼腌了。我们家也第一次腌了不成名堂(母亲语:不怎么好)的鱼。在待客的饭桌上,母亲仍然没忘隆重介绍:“这是我们家老大学校分的鱼……”也就在这句话中,我一下子长大了不少,读懂了母亲话里那数不尽的艰辛。

父亲去世后,在祖母的帮助下,好强的母亲挑起了我们一家五口(年迈的祖母、十三岁的我、十一岁的小妹、和年仅九岁的弟弟)生活的重担:每天,是她用棒槌声敲响小镇的黎明;夜深了,唯一还亮着灯的那一家窗下,印着的是母亲忙碌的身影;她用一根扁担把汉正街与我的家庭挑在了一块,成了小镇第一个闯汉正街的个体户;挑断了多少扁担、磨破了多少双鞋,恐怕连她自己也数不清;屋后内荆河内融入了多少母亲鲜为人之的苦泪,也只缓缓流过的河水才知道。是啊!我伟大的母亲,她在用腌渍的鱼,对苦难宣战、同世俗较量、与生活抗争、向命运摇旗呐喊。

也就从那一年起,母亲再没买过最贵的鱼来腌。基本上就用我分的鱼,好坏无所谓。后来,单位分鱼逐渐不再被人看好。每年分鱼回去的那一刻,依旧是母亲最高兴的时候。再后来,我调离小镇,所到的学校也不再分鱼。但每年冬天,我都要买上一些上好的鱼,给母亲捎去,告诉她,这是我们单位分的鱼。

又到了腌鱼的时间。明天,我又该到市场上买些“单位分的鱼”给母亲捎去了……

 

【后记】:一直不敢写有关母亲的文字。怕我贫瘠的文字根本道不尽母亲经历的沧桑;怕我苍白的语言难以叙述母亲的伟大;怕无力的笔锋承载不了我对母亲的感激。看到家家户户张罗着置办年货,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让我写下了这些。愿天下的母亲幸福安康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